对话嫌疑人 揭秘新型特大网络套路贷犯罪(组图)
时间:2019-01-08 20:08

  3月18日,随着警方押解的210名犯罪嫌疑人到达兰州,这起震惊全国、涉案金额高达10亿余元的特大网络套路贷犯罪案件成功告破。

  480余万人的个人信息,113万余笔贷款合同,25万余贷款人,净利润10亿余元

  然而,就在3月15日晚,中央电视台“3.15晚会”曝光其涉嫌犯罪的一刻,兰州警方千里奔袭,将这张网彻底撕开,一网打尽!

  日前,本网记者见到了这个犯罪团伙的骨干成员,采访了办案民警与受害人,与三方对话,揭秘新型网络套路贷诈骗犯罪。

  从国内知名互联网企业到电子商贸公司,再到杭州知名企业。浙江农业大学毕业的王涛,从业经历丰富,知识积累扎实。但,似乎他是一匹千里马,一直没有机会证明自己的实力。

  “2017年6月开始做网络贷款,但是坏账太多,再没做。直到2018年,一个朋友说可以换种方式做,试了试,效益很好。”提审室内,王涛一边回忆一边与记者交流。

  2、研发APP:分A、B面,A面为可以通过手机应用市场审核上线的诸如菜谱、刻章等生活资讯、实用类APP,B面为贷款APP。其A面经审核上线后,用户在下载时,变成B面。

  3、实行风控:申请借贷人下载APP时,必须同意APP读取通讯录及通话记录,随即,强大的风险评估系统对借贷人的一系列信息利用大数据进行分析评估,确定是否放贷。放贷后,实施后期催账风控。王涛称其为“前置风控”和“后置风控”。

  4、放贷时,一般以7天为期限,名义上是平台回租手机,但手机并不收回,而是以每天40余元的租金租给借款人。以一部手机评估价值1000元为例,7天共300元租金,借款人实际拿到手的借款为700元,到期后需还1000元。逾期时,每天增收10%即100元的利息。

  5、后置风控:逾期未还钱的,打包交予催账公司进行催收。从给贷款本人打电话到其填写的紧急联系人、父母等亲人,再到通讯录内的同学、朋友、同事、领导。以频繁的骚扰、软暴力等手段,施加压力,进行催收。

  “自2017年国家对套路贷严打后,网贷市场处于观望期,我们用手机回租的方式进入了市场。因为风控做得好,所以业务越做越大。”讲述专业,王涛的站位很高。

  “有员工说,你曾告诉他们,你要做互联网第二位大佬,为什么这么说?”当记者问起这个问题时,王涛很腼腆地笑了笑:“没说过吧,不记得了,我应该不会说这样的话吧。”

  “从开始做这个到被抓住那天,大概9个月时间,可能有20多亿的收益,具体没细算过。”王涛说:“我自己挣了两三个亿吧,有10个亿在账上,其它的钱资方拿走了。”

  “从没见过借贷人,感觉他们乐此不疲地借。似乎审核通过,是一种快感,像赌博一样,不会考虑那么多。”说完,王涛依旧用双手托住自己的脸等待问题。

  短短几个月,财富暴涨至数十亿,这样累积,或许,再给他几年时间,真能成为互联网“大佬”。然而,法律不容他这般犯罪。

  “我和王涛以前是同事,他是市场总监,我是市场专员,2015年他离职后,我们有一定的联系,2018年他找我说正在做网贷,让我过去帮忙。”

  “前后总共把十七、八个APP通过贷款软件超市、微信、H5、博客、网站等做了推广,每增加一个注册客户,我们会支付10到15块钱的费用。”

  “刚开始,每个月1万块钱的工资,后来,王涛找来了来了一个合伙人,叫黄媛媛,她给我们制定了提成制度,我的工资每个月能拿到2万多到10万不等。”

  “去年11月,王涛给我发了一个红包,20万,还准备给我买一辆60多万的车,只付了定金,还没来得及去提车”

  谈起对王涛的认识,高莹莹说道:“他很了解互联网,对数据很敏感,擅长分析,很认真,很较真,跟他干,压力大,不能混。他风控做的好,所以利润很高。”

  为王涛做催收业务某催收公司法人叫王刚刚,面对记者,他不停地哭泣流泪,比起年轻貌美的高莹莹,已经混迹社会几十年的王刚刚显得尤为脆弱。

  “公司其实是出资人江小江的,我只是背了个名,本来是做正规催收业务的,但因为资质不够、起步晚等原因,一直在亏本,遂接了网贷催收的活,利润不错,但我也没想会来到这里。”

  王刚刚一边擦着泪,一边介绍说:“我主要负责联系客户,网贷平台或者APP通过催收排名给我们支付费用,公司会对催收员工做语术、语气、说话方式等系统培训,目的只有一个:还钱。”

  从一个小老板到看守所里的嫌疑犯,王刚刚似乎无法承受自己人生的突变,他不停地说:“已经这样,怪他有何用!”

  “时代出现了这个行业,自己做了,走上了犯罪的道路,给社会造成了伤害,很惭愧。而今,三个家庭要破碎了”总结了自己的所作所为,王刚刚泣不成声。

  而出资人江小江似乎还在心存侥幸,意图为自己辩解。在提审室,他显得异常放松:“合肥有很多这样的催收公司,从没想过我是违法的。”

  去年6月份大学毕业的程小靖,怎么也不会想到,8个月后,他以犯罪嫌疑人的身份,远离家乡,被关在了北方的一个看守所。

  “平台会给我们分发借贷人的电话号码,如果给借贷人打电话不接或者不还钱,就给借贷人的亲属、朋友、同事等挨个打,一般打电话的对象都是借贷人手机里通线次的人。”

  不论是王涛还是王刚刚、江小江、高莹莹,他们都不承认催收环节有辱骂、P图等软暴力及冒充公检法的行为,但程小靖告诉记者:“我们有冒充公检法的话术。组长给我们购买了呼死你软件,谁要用,就可以使用。”

  明知涉嫌违法犯罪,但程小靖并没有选择离开,而是为了每个月3000到7000不等的工资,以身试法。最终,没能侥幸躲避警方的打击。

  刘婷婷是催收公司行政人员,负责人事招聘、新进员工的培训、日常开销等工作。她说:“公司规定,催收员不得辱骂对方,也不能冒充公检法工作人员。但实际中,我听到过辱骂借贷人和P图的情况。”

  而杨菁菁告诉记者,她是催收组实习组长,主要负责催收和小组工作情况汇总上报:“每个组负责的APP不一样,我们组负责提醒借贷人到期还款,其他组负责逾期催收。”

  刘婷婷哭诉着说:“我想回家”但,法不容情,她们必须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后果。等待她们的,只会是法律的审判。或许,只有她们深刻反省自己,争取宽大处理,方能早日回家。

  “124万!整整还了124万!还欠人家20多万!这个坑,我填不起了,我害了父母,我对不起老公”

  本来,她又一个幸福的家庭,因为父亲做生意,经济条件也相对宽裕,但是,在放贷快、利息低、无抵押等多种宣传的诱惑下,她贷了第一笔:3000元。

  “虽说家里条件不错,但人总有拮据的时候。”问起贷款的原因,她说道:“贷了3000,到手是2100元,7天后,为了还这3000元,我不得不从别的平台贷4千多,就这样,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因为自小过着富裕的生活,她不愿向身边的人借钱还债,由此越滚越大,短短8个月,3000元贷款变成100多万。

  “我老公卖掉了车,我爸的公司也因为我拖夸了”袁萌萌自从贷了第一笔钱起,便开始了无止尽的贷款、还钱的日子。

  “每天一醒来,满脑子就是再贷、再还。真的不想活了,我曾告诉我爸爸:你不要管我了,是生是死,我一个人去面对。但他还是放不下我,帮我还了钱”

  “老赖,不还钱大年三十就给你加送花圈”袁萌萌介绍,无以言表的辱骂词语、冒充公检法、发送律师函等威胁与威逼,各种各样她难以形容也难以想象的催账手段让她痛不欲生。

  有同样遭遇,同样居住在兰州的金寿寿也说道:“沾上它就像沾上毒品,无法自拔,只会让你精神奔溃、家庭破碎。”

  “第一笔还上了,于是就有了第二笔、第三笔”慢慢地,他还不清了:“银行卡上的钱,会被自动扣费,手机上几十个贷款APP,有时候不知道哪个还了,哪个还没还。”

  兰州市公安局技侦支队八大队大队长李刚在日常生活中,总会遇到朋友亲友咨询:网上借了高利贷,还不起了,怎么办?

  “我就想,这个到底是贷款还是网络诈骗?”带着疑问,李刚遂寻找这类受害人了解情况,并寻找APP下载测试。

  “一下载就发现AB面情况,菜谱变贷款。检测恶意代码发现,只要安装APP,就必须同意其读取各类信息,不然安装不了。”李刚介绍,顺着APP,他们发现了这一特大网贷诈骗网络。遂成立专案组,针对这一犯罪展开侦查。

  经过周密部署,严密侦查,一张以王涛、鲁一能(潜逃)为首实施放贷,王刚刚、江小江为首实施软暴力、冒充公检法催收的网络贷款诈骗网浮出了水面。

  “摸清组织架构和成员结构后,我们计划于3月18日全面收网抓捕。不曾想,3.15晚会上,央视曝光了这个犯罪团伙的一个APP,不得已临时决定当晚抓捕。”兰州市公安局副局长王俊峰介绍,因为行动提前,从兰州派出的大部分警力还未达到指定地点,不得已,提前到达杭州的侦查员只能临危受命,前往抓捕。

  “我们手里有一份列好的名单,按照名单,我们开始点名抓捕,第一个就是王涛!”当时参与抓捕行动的民警胡向龙介绍:“王涛有十多套房产,确定他居住的居所后,我们于16日清晨实施了抓捕行动。”

  当办案民警将王涛按倒在地,对房间进行搜查时:“上去之前,有想到家里会有现金,但没想到会有那么多”

  在保险柜里,查获了22公斤黄金和6块名表及一辆劳斯莱斯幻影车钥匙。加上王涛戴的价值180万的名表,总计1700余万。

  “保险柜里面还有17套房产证书、国外股权证书,衣柜里还有1000多万现金”

  随后,办案民警依照抓捕名单,分赴西安、合肥等地,一举捣毁了6个犯罪窝点,现场查获涉及24个催收公司的612名人员。

  王俊峰介绍,此案由犯罪组织的顶端开始调查,从上往下展开侦查,证据链完整,抓捕精准全面,全国各地的网点同时动手,收网效果明显,被公安部立为部督案件。

  下一步,专案组将深入开展审查取证等工作,查清犯罪资金流向,冻结相关账户及资金。冻结、复制服务器数据进行勘验、取证。继续深挖扩线,在公安部统一组织下,对关联团伙进行全面系统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