罚单不断中信银行风控管理或将承压
时间:2019-04-04 14:08

  而在4月25日,由于同样的原因,导致中信银行洛阳分行被罚30万元,洛阳分行老城分行当事人也被罚款警告。

  通过其2018年财报,《商学院》记者发现,在2018年部分银行盈利大增且绝大多数银行资产质量出现好转的大背景下,中信银行的不良贷款“双升”、拨备覆盖率却在下降。

  纵观中信银行近几年来的资产质量的变化,在不良贷款上涨的同时拨备却是下降的,而不良贷款的迁徙率也呈现上升趋势,未来中信银行风控形势或将非常严峻。

  针对罚单、不良贷款“双升”、风控等情况,《商学院》记者通过多种方式向中信银行方面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并未得到回复。

  除了因以存转贷、内控管理不严导致信贷资金被挪用而被罚款之外,4月12日,哈尔滨分行因违规办理转贴现业务被黑龙江银保监局一次开了三张罚单。

  4月22日,因违规为关系人所在企业审核审批大量信贷业务、贷款资金回流挪用、贷前未发现虚假凭证,厦门银保监局对原中信银行厦门分行卢伟山处以禁止从事银行业工作终身。

  据了解,监管部分现场检查到最终开罚单,一般要耗时三个月左右,那么根据上述文件签发的时间,监管可能是针对1月或更早前的违规问题。

  今年3月26日,中信银行发布2018年年报。据年报显示,2018年,中信银行实现净利润445.1亿元,增长4.6%,增速创近2014年以来最高;而营业净收入为1648.5亿元,增长5.2%。

  不过,据财报显示,2018年不良贷款余额、不良率均有所上升。其中,2018年末,不良贷款余额为640.28亿元,比上年末增加103.80亿元;中信银行的不良率为1.77%,较2017年末1.68%上升0.09个百分点。

  对于不良贷“双升”的情况,中信银行表示其主要影响因素包括:一是本行严格不良贷款认定,对于逾期90天以上贷款纳入不良,不良贷款增加较多;二是受国内经济增长乏力影响,中小企业和民营类企业经营压力增大,部分企业经营困难;三是由于持续去杠杆,一些负债率高的企业面临较大的资金压力;是由于美国贸易保护政策影响,部分外贸企业出口开始受到一定冲击。这些因素使得部分企业信用风险暴露持续增加。

  尽管中信银行表示因逾期90天以上贷款纳入不良导致不良贷款增加较多,然而同时能看到其关注类贷款及次级类贷款也有所上涨, 2018年年报显示,2018年中信银行关注类贷款850.41亿元,占比2.36%;2017年关注类贷款683.84亿元,占比2.14%。2018年次级类贷款总额261.41亿元,占比0.72%;2017年次级类贷款219.31亿元,占比0.68%。

  与此同时,中信银行拨备覆盖率却有所下降,2018年末为157.98%,较2017年169.44%下降11.46个百分点。

  实际上,除了2017年有所改善外,近年来,中信银行的不良贷款在总体上呈现上升趋势的同时,其拨备覆盖率总体却呈现下降趋势,2018年、2017年、2016年、2015年拨备覆盖率分别为157.98%,169.44%,155.50%、167.81%。

  据2018年报显示,中信银行不良贷款主要集中在制造业和批发零售业两个行业,不良贷款余额占全部不良贷款余额比重达到53.89%。并且,这两个行业的不良贷款率也相对其他行业较高,2018年末分别为7.34%和8.50%,比上年末分别上升2.14个百分点和2.99个百分点。

  对于导致这一问题的原因,中信银行在年报中表示,主要包括两方面:一是由于部分制造业、批发零售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企业受产能过剩、市场需求不足等多重因素影响,行业内竞争加剧、盈利下降,出现信用风险。二是房地产市场出现分化,房地产开发贷款风险有所上升。

  据2018年年报显示,其零售贷款增长2529亿元,占全部新增贷款的61%,零售贷款余额占比较年初进一步提高2.62个百分点至41.14%。其中,在信用卡不良方面,在公布的各大银行不良贷款率增长中,中信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仅次于民生银行2.15%,更加严重的是,在多家银行不良率增幅中是最大的,同比增幅达到0.61%。

  数据显示,四大国有银行2018年资产质量均有所集体改善,不良贷款率普降。截至2018年年末,工行不良贷款率为1.52%,较2017年年末下降0.03个百分点;建行不良贷款率下降了0.03个百分点至1.46%;农行不良贷款率降幅达0.22个百分点,降至1.59%;中行不良贷款率为1.42%,下降0.03个百分点。而交行的不良率也下降了0.01个百分点,降至1.49%。

  另外,平安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也仅上升0.05个百分点,招商银行不良贷款率1.36%,较上年末下降0.25个百分点,同时招商银行的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358.18%,较上年末提高96.07个百分点。

  从资产质量的趋势性来看,中信银行2018年、2017年和2016年正常类贷款迁徙率分别为2.53%、1.96%、2.09%,2017年尽管有所下降,但总的趋势是攀升的,而且迁徙率在大中型银行正常类贷款迁徙率比较高的,而关注类迁徙率则分别为48.27%、35.16%、 28.94%,逐级攀升;正常贷款迁徙至不良贷款迁徙率,2018年、2017年和2016年分别为1.63%、1.45%、1.58%,也是上涨的;2018年中信银行正常贷款向不良迁徙的比率为1.63%,比上年末上升0.18个百分点,次级类和可疑类贷款的迁徙率同比均有所上升。

  据天眼查显示,中信银行大连分行成立于1988年,参保人数为455人。2016年4月法定代表人由郭琦变更为杜国龙。中信银行大连分行陷入超百起纠纷案件,曾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票据损害责任纠纷、劳动争议、追偿权纠纷等被他人或公司起诉多次。

  据了解,2016年3月,因违反消防管理的行为,中信银行大连分行被辽宁省营口市鲅鱼圈区公安消防大队行政处罚;2015年4月,大连市城乡建设委员会因对建设单位的处罚对其作出责令改正、处工程价款2%的罚款的决定。

  事实上,自2018年以来,中信银行分支机构更是案件高发。据不完全统计,就在2018年9月至12月的短短4个月时间内,涉及到的分行高管至少有中信银行泉州分行原行长李耀东,中信银行长沙分行公司银行部原总经理、原行长助理居淳,中信银行南昌分行原副行长、党委委员姚蔚,中信银行泉州分行原副行长丁勇,中信银行常州分行公司业务六部原副总经理朱兴刚,中信银行常州分行合规部原总经理徐光。无一例外都涉嫌业务受贿等罪名。

  今年2月份,裁判文书网公布一则利用拉存款支付回报费的案例,即涉及中信银行重庆高新支行一客户经理与行长借机贪污受贿。

  中信银行风险案件的高发与内控管理有很大关联。对此,知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对记者表示:“这或说明了中信银行在内控管理方面存在诸多问题,个别人员权力过大,没有相应的约束机制,从而导致风险案件高发。”

  事实上,在发布年报的前后,中信银行还发生一系列重大人事调整。原行长孙德顺已因年龄原因于2月离任,不再担任本行执行董事、行长、董事会风险管理委员会主席、委员及董事会战略发展委员会委员职务。行长的接任者是方合英,4月3日其任职资格已获中国银保监会的核准批复。

  据了解,方合英为中信银行执行董事、副行长兼财务总监,于2018年9月加入董事会。目前同时担任信银(香港)投资有限公司、中信银行(国际)有限公司及中信国际金融控股有限公司董事,拥有二十余年银行从业经验。

  同时,中信银行董事会还审议通过了关于聘任谢志斌担任副行长、张青为董事会秘书、刘红华为业务总监等议案,谢志斌此前在中国光大集团任纪委书记、党委委员,张青和刘红华均为中信银行行内提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