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商银行财务共享中心: 促财务管理职能转型升级
时间:2019-06-05 15:00

  商业银行财务工作一直存在业务流程分散,基础财务工作占用大量人力成本;执行标准不统一,数据口径多,数据质量参差不齐;财务审核、审批周期长,财务支付、账务处理慢,经费财务数据利用率低。

  基于浙商银行财务管理实际情况并结合财务共享理念,于2015年下半年开始探索财务共享服务之路。浙商银行认为,商业银行分支机构多、分布地域广、重复性操作、交易量大,可剥离进行标准化、流程化的业务多,财务共享服务应用具有可行性。

  实施财务共享服务,在标准执行方面,可以改变各自控制的状况,执行统一的标准,达到流程标准化、数据标准化、语言标准化的目的;在流程方面,改变流程多样、效率低下的状况,建立标准流程,达到流程效率最大化;在业务处理地点方面,改变分散各地的状态,集中、专业、流水线处理;在服务方面,改变内部职责分工的导向,视服务对象为客户,促进服务质量和效率提高;在数据质量方面,改变口径繁多的状况,实现准确精细。

  财务共享服务中心(FinancialSharedServiceCenter,简称FSSC))是近年来出现并流行起来的会计和报告业务管理方式。简单地说,它是将不同地点、不同实体的企业的会计业务都拿到一个FSSC来处理,这样做的好处显而易见,保证会计记录的规范、标准,节省系统和人工成本,加强内控等等。根据英国注册会计师协会的调查,超过50%的《财富》500强和超过80%的《财务》100强企业都已建立共享服务中心,根据埃森哲公司(Accenture)在欧洲的调查,30多家在欧洲建立“财务共享服务中心”的跨国公司平均降低30%的财务运作成本。国内也有些大型企业在尝试建立共享服务中心,比如中兴通讯、国家开发银行、民生银行、平安集团等。

  景峰表示,财务共享是互联网技术和互联网思维在财务管理领域应用的典型,为财务管理互联网化准备了理论基础和实践经验,将推动浙商银行财务职能向价值创造型财务转型,适应全资产经营战略的要求。财务共享是财务领域的一次变革,本质上是观念、组织、人员、流程、系统的再造。

  浙商银行每个分支机构均设立有核算、出纳岗位,配备相应数量的专业财务人员,期望这些财务人员有80%以上的时间进行财务管理的分析、研究和对业务的支持,但事实上这些财务人员的80%时间在处理众多的基础财务工作。建设财务共享,基础财务工作最大程度的外包,节约人力成本,促进财务人员转型。

  在财务共享服务平台建设中,用友金融(839483)提供了技术解决方案。目前,浙商银行已经建成了四大系统,财务系统、网络报销系统、影像系统、支付系统;实现了四个集中,集中核算、集中预算、集中审核、集中支付;建立了三项标准,流程标准化、数据标准化、语言标准化;进行了二个统一,统一单据样式、凭证编码;开发了四项便捷服务,影像审批、移动审批、公务卡报销、员工自助;具备了四项管理支持能力,为财务资源配置提供依据、实现费用分类管控、为管会成本分摊提供数据、支持多维度盈利分析。在经过9个月的运行中,不断完善和优化系统功能,平台日趋成熟。近期正在进行商旅服务和电子采购二项功能拓展建设,境外分行、控股子公司和外部企业三个服务升级建设。

  第一、财务共享服务平台建成基础业务处理中心、人才中心和知识中心,将一线财务人员从基础业务中解脱出来,花更多的时间、精力,参与分析、计划、预测和业绩管理,贴近业务单元,融入业务链条中,支持全价值链财务管理;另一部分财务人员从事财务分析、控制、预研职能,提升战略参与能力,为公司领导提供决策支持,促进公司价值最大化;形成共享服务、业务财务和战略财务三层叠加的财务管理体系。

  第二、构建财务共享服务平台的服务架构、IT架构,打通平台参与的三方主体服务通道。平台参与主体有三方面,一是用户,是指接受平台提供服务的主体,主要是企业单位和企业员工;二是浙商银行,即是平台的建设者,也是服务的提供者;三是供应商,是商品和服务的提供者。

  第三、财务共享服务中心从成本核算职能,转向为业务经营单元服务,相互支持互降成本;为业务经营单元提供广泛的优质客户,嵌入金融产品,提供价值链服务,助力经营单元创收;最终实现平台直接创造收益。在组织结构方面,从内部职能部门,逐步向独立的服务主体过渡,最后成为独立经营、独立核算的经营实体。

  景峰表示,提供综合化服务的财务共享服务中心会从一个成本中心变成利润中心,把平台的功能建设成为开放式的平台,享受共享经济的效益。比如在连接性的服务里面,可以帮小企业外包做账,同时获得企业第一手的财务信息,有利于银行的主业——信贷等金融服务的提供,最后还可以成为商业银行一个重要的获客渠道,反哺主业,拉动主业。

  而建设财务共享服务平台,重要的是要结合行业特点和企业情况,商业银行与其他行业差异不少,如银行的财务与会计的界线分的比较清楚,同时资金营运也是独立的,“这就决定了商业银行财务概念涵盖的业务范围相对比较狭窄,业务逻辑相对清晰,这既是我们的优势,也是我们的劣势。”景峰强调,银行独有的优势是银行是经营信用的行业,社会公众对银行有信任的基础,企业财务往来账户本来也就发生在银行体系内,这可以让公司放心地将财务数据这种核心机密开放给他们。

  未来,浙商银行财务共享服务中心在对内提供财务共享服务的基础上,尝试对本行客户提供商旅服务、电子采购、财务管理、账务管理、税务筹划等财务共享增值服务,实践从成本中心向利润中心转型。

  举个例子,浙商银行可以打造B2B2C的平台,为入驻的企业客户拓宽获客渠道,增加客户粘性。并可引入携程、京东、一号店、奥迪、IBM等大型企业,为入驻的企业客户提供他们单独去谈拿不到的更低折扣优惠。

  价格优惠只是其一,设想一下,企业A的员工可以通过浙商银行的财务共享服务平台直接订购机票酒店,不需要其它渠道预定,甚至也不需要自己付费,全部由浙商银行后台自动结算,客户体验将非常流畅。

  这种平台化的生态构成将是:以财务核算系统、支付系统、薪酬系统、应收应付系统和进项发票系统为财务共享的核心组件,辅以基础档案、网络报销、流程管理、电子影像和电子档案管理系统的财务共享支撑系统,构建成财务共享服务平台的基础。

  在这个基础之上,再叠加预算管理系统、财务报表等管理功能模块,商旅服务、电子采购等功能模块,为分支机构、集团子公司和外部企业提供服务接口,从而构成出一个完整的财务共享服务平台生态链。

  2015年年中,浙商银行开始启动财务共享服务平台建设。经过半年的栉风沐雨砥砺行,财务共享服务平台在今年年初正式上线个月来,财务共享服务平台共处理了25万笔单据,涉及资金达404亿元,审核原始凭证影像119万份,服务了142个机构,有1万名员工使用财务共享服务平台。平台运行稳定,正常服务率100%。更重要的是有大量以前无法获取的管理数据来自财务共享服务平台,作用和成效明显。

  浙商银行总行财务会计部总经理景峰表示,为适应“两最”发展总目标和全资产经营战略需要,以及在港交所上市和“营改增”后公众和监管要求,最初只是想建立一套更好的财务管理体系,结果随着财务共享服务平台建设的推进,发现财务共享服务的作用不仅仅是处理基础业务的管理单元,功能远不止提高效率、提升服务、促进财务管理职能转型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