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费旅游:这是对权力和利益赤裸裸的追求
时间:2019-07-06 22:10

  位于直辖市重庆市大足区西南端的龙石镇,为何要前往500多里外的四川省5A级景区搞党支部活动?活动中有没有变相旅游,有没有公款报销?循着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日前曝光的典型案例,我们剖析了重庆市大足区龙石镇党委书记陈圣利等人公款旅游问题,揭开一起党政领导班子集体决策违规组织公款旅游问题的来龙去脉。

  “组织机关党员到四川朱德故里、陈毅故居开展为期两天的红色教育活动,中途在阆中古城(5A级景区)住宿。”2017年7月上旬,大足区龙石镇党委书记陈圣利在党政领导班子成员会上决定。会议记录显示,不是党员的机关干部职工和驾驶员也可参加,•●外出车辆全部用私家车,活动费用由财务人员郭庆先行垫付,事后在单位报销。对此,包括镇纪委书记李程铭在内的其他班子成员都没有表示反对。

  按照任务分工,龙石镇党委副书记、机关党支部书记薛黎在网上预订了阆中古城的“丽枫酒店”,镇党政办主任、纪委副书记刘中奎负责组织人员和调配车辆。在未向区委有关部门报备的情况下,陈圣利带领该镇干部职工共38人从重庆大足出发前往四川仪陇朱德故里。

  到达四川后,陈圣利等人匆匆参观完朱德故居,就驾车前往阆中,入住事先预定好的“丽枫酒店”,并于饭后游玩了5A级景区阆中古城。“大家难得有机会出来一趟,我们再去参观一下‘张飞庙’吧。”2017年7月9日一早,陈圣利临时决定带队前往阆中古城的“张飞庙”参观。游完“张飞庙”,陈圣利等8人即乘车径直返回大足,其余30人继续前往陈毅故居参观。◆■下午18时,所有外出人员陆续返回大足。

  此次外出活动共消费20042元。其中,阆中古城住宿费3660元、“张飞庙”门票费1900元,生活费及交通费等共计14482元,所有开支均由郭庆垫支。

  2017年9月,大足区委巡察组人员在巡察谈话过程中发现,龙石镇机关党支部跨省搞活动,并且在5A级景区阆中古城住宿。随后,巡察组将这一问题线索移送区纪委调查,▲=○▼这起公款旅游问题逐渐浮出水面。

  “陈书记,怎么办?区纪委到镇上调查我们到四川开展党支部活动的情况……”当天,陈圣利接到薛黎急匆匆打来的电话。

  “你们按照‘在外出开展活动前,每人交了500元的活动费,活动结束后每人退还了50元’的口径,统一回复区纪委。”陈圣利思考片刻后回答。下午18时,陈圣利又接到李程铭的电话,得知区纪委把李程铭和薛黎的笔记本及单位办公会议本都拿走后,陈圣利授意李程铭否认公款旅游的事实,并把对薛黎的说辞又向李程铭复述了一遍。

  “别担心,我们还没有报账,加之活动时间是在周末,•□▼◁▼大家只要统一好口径,问题应该不大。▪▲□◁◇…=▲”在面对组织调查时,陈圣利不忠诚不老实,不仅不坦白问题,反而心存侥幸,多次通过打电话、当面协商等不正当方式负隅顽抗,授意相关人员统一口径对抗组织审查,妄图逃避组织问责。

  聪明反被聪明误,纪律面前没有特殊。2018年9月,因假借“红色教育”之名行组织公款旅游之实,且在组织核查过程中,对抗组织审查,龙石镇党委书记陈圣利、镇纪委书记李程铭分别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镇党委副书记、机关党支部书记薛黎,镇党政办主任、纪委副书记刘中奎分别受到党内警告处分;因履行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不力等问题,●龙石镇党委、纪委被责令作出书面检查,并在全区进行通报批评。

  “全面从严治党不力,主体责任、监督责任落实不到位,好人主义盛行,搞一团和气,作为镇党委书记,没有认真贯彻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没有带好班子、▪•★带好队伍,我深感对不起组织的培养和关爱……”受到组织处分的陈圣利代表该镇党委作了深刻检讨和自我剖析,★-●=•▽也道出了该镇不少党员干部幡然悔悟的心声。

  变相公款旅游的实质是打着公务的幌子占公家便宜,“陈圣利并非不知道这是变相公款旅游,但他知纪违纪,归根结底还是侥幸心理作祟。▷•●”大足区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说,龙石镇党委政府相关领导干部不收敛、不收手,心存侥幸,变相公款旅游,属于典型的顶风违纪行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赵国利 重庆市大足区纪委监委 涂尧)

  “敦煌是全国闻名的旅游胜地,他们会不会有公款旅游的问题存在呢?”四川省泸县县委第一巡察组进驻县农林局开展巡察工作,小聂像往常一样对财务账簿进行常规检查,一张写着“到甘肃敦煌进行人事考察”的差旅费报销单引起了他的注意。

  小聂随即仔细查看了报销单的附件,报销费用是该局人事股工作人员,到甘肃省敦煌市考察新招聘事业编制人员产生的。

  “考察一个人用得了6天时间吗?”正当小聂打算翻篇继续检查其它账簿时,旁边的同事小崔突然发问。“是呢,现在交通这么发达,考察人员一般来回路上各用1天,考察用1天,也就3天时间嘛。”小崔这一提问使小聂意识到此事肯定不那么简单。▪…□▷▷•随后,小聂将该情况向巡察组组长老张作了汇报,★▽…◇并将相关报销凭据复印件一并附上。

  “老何同志,▽•●◆麻烦你就之前去甘肃敦煌考察新进事业编制人员的事情给我们写个情况说明。”当天下午,老张便找到该笔费用报销单当事人县农林局人事股股长何文惠,并要求何文惠对该情况作出详细说明。

  很快,何文惠将情况说明交给了巡察组。据何文惠解释,她和人事股同事徐登明、李朝霞三人一起到甘肃省敦煌市,对本单位新招事业编制人员进行人事政审,经过查询,◇•■★▼成都市与敦煌市的往返航班并非每天都有,一行人只能预订3月2日早上6点成都市到敦煌市的机票和3月6日敦煌市返回成都市的机票,○▲-•■□且他们于3月1日在成都市双流机场住宿一晚,所以费用报销单上的出差时间是3月1日至6日。

  看似完美的解释,事实上却没有那么容易过关。何文惠不知道,老张在找她谈话后,也找到了被考察当事人,请他对考察情况作出说明。被考察人在情况说明中告知,他老家在甘肃省陇南市文县县城,何文惠一行的确于3月左右到文县对他进行了考察,考察用时大约半天时间。从泸县到文县需到成都市中转,但全程大约只需要10小时车程。“车程10小时,考察半天时间,何文惠一行选择乘坐飞机反而还用了6天时间……”老张将两纸情况说明一对比,越发感到疑惑。

  最后,△▪▲□△老张通过互联网查询得知,成都市距离文县约400公里,成都市距离敦煌市约2000公里,敦煌市距离文县约1700公里,地理位置上看,▲●…△文县在成都和敦煌之间,从成都到文县,完全没必要路过敦煌。这样看来问题便显露无疑。

  巡察工作结束后,巡察组按规定将该问题线索移交给泸县纪委监委。经查,2016年2月,☆△◆▲■◇=△▲泸县农林局人事股股长何文惠及工作员徐登明、李朝霞一行3人,到甘肃省文县对本单位公开招聘事业编制人员开展政审工作,◁☆●•○△经徐登明提议,▼▲何文惠、李朝霞同意,借机前往敦煌多处旅游景点游玩,并以出差名义报销旅游费1.6万元。2018年9月,徐登明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何文惠受到党内警告处分,李朝霞受到政务警告处分……应由个人承担的费用全部退还。

  何文惠反思说,“作为人事股的负责人,纪律意识淡薄,在外出政审前未向分管领导汇报考察路线,◆●△▼●★△◁◁▽▼默许同意并参加绕道旅游,损害了单位声誉,我懊悔不已。今后,★◇▽▼•我一定引以为戒,深刻反省,加强学习,守纪律、讲规矩,知敬畏、存戒惧。”(四川省泸州市泸县纪委监委 吴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